自4月15日的視覺樂窟VOL.9發行日至今過了一個多月,這期雜誌中有許多的延伸內容,想在blog上與大家分享。尤其是每當看到近期發刊的日本音樂雜誌中,若介紹到VOL.9中相同的樂團,甚至相同一場演出的情況,我們也會忍不住拿來參考比較。無論是時效性的相近相同處,還是面對海外媒體的微妙差異處,不管視覺樂窟雜誌跟日本當地得音樂雜誌報導內容相同或不同,都會讓我們因無法預期而驚喜連連,畢竟我們在台灣製作雜誌之時,日本也正在製作同樣樂團的報導啊。

DSCN8419

視覺樂窟VOL.9(右上)&音楽と人 228(左下)

首先與大家分享的是VOL.9中cali≠gari的紙上專訪。
印象中的cali≠gari總是神秘感十足,這次願意接受視覺樂窟的紙上專訪,著實讓我們驚喜。幽默卻認真的回答內容,更讓人能多了解一些團員們的內心世界。無獨有偶,日本雜誌「音楽と人」五月號當中,也對cali≠gari的靈魂人物桜井青特別進行訪問。由於是樂團20週年的此刻,發行了新單曲「春の日」,桜井青在回答問題時也講了相似的內容。

特別節錄兩本雜誌的部份訪談內容與大家分享...

[視覺樂窟 VOL.9]
Q:在這20年當中,能持續一直作音樂的方法是?
桜井:因為喜歡。還有才能。
石井:因為全心認真投注在音樂及演藝事業上,根本不可能再作別的事。因為是不得不犧牲一切去作的職業,所以能作就要作,不作就沒有。也會有想放棄的時候,但又作不了別的事,所以放棄不了。像青先生的話,就算不作音樂也許還能作美術設計,但我要是放棄音樂就什麼都不剩了。
桜井:我的話,也就是只剩從桜井青創作出的這些音樂啊。

[音楽と人 228]
Q:桜井青覺得人生中最辛苦的時期是何時?
桜井:......不就是作音樂的時候嘛?
Q:好普通的回答。
桜井:因為單純說來,我的生計不也是全靠音樂了嘛。若是現在把音樂從桜井青身上抽離掉,那還剩下什麼?就只是個同志了啊。
Q:只當名同志不行嗎?
桜井:只當同志是要靠什麼吃飯呢。就算是賣身也會年華老去(笑)。所以不得不還是要作音樂啊。....

雖然後來問題引導出的方向(?!)不太一樣,不過相同的都是能感受到,他們對於音樂孤注一擲堅持下去的決心。(雖然有時也很欽佩日本編輯因為跟團員熟識,所以能一直作出尖銳的發問ww)

cali≠gari將在6月22日於日比谷野外大音楽堂,舉辦黑服限定的演唱會「死せる青春」,門票早已銷售一空,並且也即將發行為了慶祝20週年而製作的自主翻唱盤「1」。
希望如同團員們在紙上專訪時說的,能在這20週年的時刻,再度來到台灣開唱。
然後桜井可以去小孩不能知道的奇怪地方,石井秀人可以去YOSHIKI曾在台灣下榻的飯店瞧瞧XDDD

 

創作者介紹

樂窟音樂 RAKU MUSIC: 視覺樂窟 VISUALZINE - 台灣發‧ビジュアル系專門誌

樂窟音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